当前位置:武汉优邦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情感当沧海已成桑田(赤练—当沧海已成了桑田)
当沧海已成桑田(赤练—当沧海已成了桑田)
2022-09-27

首先我们理一下秦时这个动漫大约开始的时间点,剧中有三处信息约莫提了下时间:一是卫庄对李斯说的,那个讲究礼仪的韩国已经不存在了,三年前被秦国一把火烧灭的;二是李斯对赢政说,自从陛下统一帝国以来,天下已有六年未曾发生战争了;再是高渐离见到天明时的感慨,想不到已经十年过去了,大哥的孩子都这么大了。然后因为这部片子的基调是历史为骨,所以我们再结合一下真实的历史时间点,秦王赢政灭六国统一天下的时间点开始于公元前230年灭韩至公元前221年灭齐,至此天下一统尽归于秦,赢政号称秦始皇。但是从剧中看来,韩国是不可能是第一个被秦朝灭的,更像是最后一个被秦朝灭的,这才能在时间上能对应得上,所以现在就只能把韩国当成最后一个被秦国灭的,然后历史上韩国归顺之后韩王并未马上身死,而只是被软禁,直到三年之后新郑发生贵族叛乱,韩王安才死。如此算来从秦统一天下至三年后再三年,刚好是六年,时间约莫在公元前215年,而荆轲刺秦是在公元前227年,这样刚好也和高渐离说的十年时间能大致对应上。其实这个时间点还是很混乱的,因为剧中写高渐离与荆轲相识是十三年前,与雪女相识是十一年前,而他与雪女加入墨家之后,荆轲应该才去刺秦的。因此这个时间线真是太乱了,只能根据剧情需要自取其用了。

这部动漫是每看都有新感悟。对于赤练这个人物就是如此,所以首先来说说她。顺带可能也会说说与她关系亲近的如卫庄、白凤,亦或是张良等人。

秦时里最先出来的女性角色似乎就是赤练了, 但第一眼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她的,可能她过于妖媚,然后还有令人悚然的蛇物缠身,所以真的是让人敬而远之的。后来她对付天明盖聂,对付墨家等人都是毫无仁慈,因此对她的定义几乎就是蛇蝎美人了。直到第三部,她与雪女对战,雪女在回忆结束破了她的火媚术之后,说了一句“乐者无意,听者有心”,反问她的伤心往事是什么,她忽然神色就变了。但最终还是赤练赢了,并且发了一段“只有经历过真正噩梦的心,才能够被锤炼得坚如铁石,经由这样的心脏所流淌出来的血液,本身就是一种毒,比普通的蛇液还要毒上一百倍”的感慨,这让人开始揣测她或许也是有过伤心往事的,而且是极其伤心的往事。而她的这段话,倒和秦四22集里白凤说她本身就是一种毒药呼应上了。

赤练本是韩国公主,秦时里和她一样是公主身份的,还有一个燕国的公主——高月,然而相比起高月来,赤练的际遇不由得让人唏嘘,尤其是看完秦四21集之后,她这个公主其实比平民还不如。国未亡时她就被曾认为最宠爱自己的父王作为安慰功臣的赏赐品赐婚给姬无夜,而国将亡时她所钟爱的人卫庄却亲手终结了她的国她的家。当卫庄给出选择之一说让她从此以后跟着他,会还她一个更好的韩国,一个比以往更强大的韩国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跟随他,并且说“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我会努力活到你说的那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一起离开,除非,你先杀了我”。只是卫庄,真的是她值得托付的人吗?

国破家亡后还有一个昔日旧识与她一直相伴相随,这人是白凤。白凤加入流沙的原因,我们尚不得而知,白凤除了是流沙成员,他还曾是韩国禁卫军,就像卫庄除了是流沙首领,他也曾接替姬无夜做过韩国大将军。现今流沙铁三角里,一个曾是韩国大将军,一个曾是韩国禁卫军统领,还有一个更曾是韩国公主,按照一般的故事发展,或许是国之旧部护着曾经少主谋着有朝一日可以光复故国,又或者可以彼此扶持,希望苟活于这乱世。卫庄倒是确曾有过还红莲一个更强大的韩国的许诺,但是白凤的心事,却是无从知晓。论实力威望,白凤在流沙之中是仅次于卫庄的,可是卫庄不在的时候,他却放任着让赤练作主,对于卫庄的失踪,他也听之任之。看起来,他无意于复国,也无意于名利权势的追逐,更不像隐蝠那样喜欢杀人,可他在亡国后还是一直待在这个号称天下最强杀手集团的组织里。所以事实究竟如何目前尚未可知。

从第四部里我们还知道,秦时里与赤练关系密切的人除了流沙众人之外,会在这个乱世里指点江山、拨弄风云的张良,原来也是与赤练相识的,在她还是红莲公主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张良世家事韩,五代为相,如果是在太平盛世里,一个韩国公主,一个韩相之子,本是门当户对的天作之合。所以在国未亡时,他们必然也是有过交集的,可是再相见时,却如隔沟壑,形同陌路。他们,又曾有过怎样的过往?

卫庄,白凤,张良,在秦时里哪一个单论起来,都是人气极高的人物角色,他们本身也是非常优秀与强大的,张良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已众人皆知了,而卫庄师出鬼谷,天下堪与之匹敌者或仅盖聂了,白凤的轻功更是独步天下,卫庄说天底下没有一个人能追上白凤。可是他们却都与赤练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扯,看起来,赤练似乎是秦时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性角色了,可是事实呢?同为公主,高月有端木蓉以及整个墨家的守护,还有天明的生死不顾;作为民女,雪女有高渐离的倾心相待,端木蓉相信也会等到有盖聂真情流露的那一刻;赤练呢?卫庄给她的选择能算是承诺吗?白凤的长居流沙又是对她的相伴相随吗?而张良,只怕早已与她隔了千山万水之遥,所以在这乱世里,她更像是一叶孤萍。胜七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与你说话吗?”“因为你很可怜。”“这是一个剑与死亡的世界,是男人的世界”。连胜七这样的粗大条都能感受到她的乱世漂萍无依之悲凉,她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黯然神伤吗?但赤练倔强地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赤练她是坚强的,她忠于自己的选择,而且还始终保持初心。她对于卫庄的情感真的就像她的名字是“痴恋”了,但她并不因为如此就对其他人都是无情无义的。对于自己的同伴,她始终是怀着友善之心的,譬如无双,甚至对于隐蝠,她都想要表示善意,只是卫庄提醒了她,隐蝠这种人是只爱杀人的,他不会有朋友,后来卫庄失踪的时候,隐蝠的表现也证明了卫庄的话没错,所以赤练才能免受他的暗算,对付起他来也是毫不留情。而对于白凤,就更别说了,虽然他们俩言语上似乎总是充满着火药味,但行为上,总透着对彼此的信任和关怀。譬如第三部与墨家的对决里,白凤会因为赤练关心过度以致会冲动惹祸而出言阻止,会因为她的受伤而神色黯淡,赤练其实也是一直有关注着白凤的所有行为的(只可惜她太过专注卫庄以致只看到了表面)。即便秦四20集里,他们两人从言语对忿上升到了真正动手开打,但实际上还是没有动真正的杀机的。白凤自是不必说,他完全掌控了整个的打斗局势,但最终他并未伤真的伤了赤练;而赤练呢,虽然白凤对她动了手,但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没有把白凤当真正的仇敌的。对比接下来与胜七的那场战斗,当她被胜七像白凤一样攻击得毫无还手之力时,她并没有就此停手,出言为自己寻找时机的同时使出了她的毒蛇(虽然这个其实也没起到什么用),这显然是她最具杀伤力的攻击,只可惜胜七是个不受毒控制的人。但是她与白凤对战的时候并未使出这一招,白凤可不是不怕毒的人,否则她骗白凤她对他下了毒的时候他也不会相信了。而打斗结束后,白凤松手放下她,转身欲离开,那时他们的距离还很近,如果赤练有心报复,完全可以像隐蝠对她自己一样的也给白凤来一招背后偷袭,可她没有,只是任由他缓缓离去了。所以两人的搏斗,更像是一种怨气的渲泄(反复听他们俩打斗时的那配乐,竟听出了欢脱的感觉来了:活像一群围观的吃瓜群众,在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欢呼着“啊,快看快看,他们俩竟然打起来了”),否则不会战局结束后,一个不守(白凤一向是飞身离开的,此次却缓缓步行),一个不攻(赤练只顾自己抚着喉咙,缓解刚才被掐脖子的不适),就这样无言地散场了。

秦四21集里,赤练那种作为乱世女子的无力之感,真是看得人不由落泪。虽为公主,她无力抗拒父王之命去主宰自己的命运,如果不是卫庄的归来,她只有认命嫁给姬无夜,或者一死以铭志。国亡之后,她又只能随波逐流,从此把跟随卫庄当成了全部的人生意义。卫庄当然对她是有着怜惜之情的,如果卫庄会对这世上的女人动情,那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必然是红莲公主(也就是后来的赤练)(好些同人文里把卫庄描述成了对赤练全无感情,真是很不认同的,卫庄肯定对赤练有着感情的,而且不浅,但是感情这种东西对于卫庄来说是种奢侈物,所以他很克制。《天行九歌》里虽然卫庄与紫女关系匪浅,但他们俩人应该绝无男女私情,否则世事洞明如韩非,绝不会有意无意地去试探紫女,不然此种行为把卫庄置于何地。)只是卫庄的心里装得更多的是天下风云,所以他可以与紫女这样的女中强者也能相交甚深,即便是盖聂,在卫庄心里的份量只怕都要比赤练多。但是赤练始终想要跟随卫庄的脚步,从红莲变成了赤练,犹如从天堂坠入地狱,从天使变成了恶魔的蜕变,只是她与卫庄的距离,似乎是愈发的遥远,但她的追随之心却是始终如一。以致冷眼旁观如白凤,都忍不住想要问一句“你觉得他真的很在意你吗?”“这个问题只怕在你心里问过自己很多遍了吧。”“有答案吗?”“还是你根本不想面对答案?”

是的,即便知道答案,她也不会想要面对,所以卫庄失踪,音讯全无之时,她为了获知他平安无事的讯息即便一死也在所不惜,真有一种朝闻道,夕可死矣的顿悟了。只可惜她若真的死了,实际是痴迷之死。

卫庄曾经想要给赤练的是两个选择,可是在说完了第一个选择之后,红莲就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因此那第二个选择就成了一个谜。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那第二个选择必然是与他脱离干系,也许从此就天涯陌路了,红莲大概也是知道的,所以她听都不想听就直接选了第一个。因为失而复得之后,又要再次地失去将是所有可能的选择里她最不能忍受的,如今他既然给出了可以此生羁绊不离的选择,她当然毫不犹豫地就选了。哪怕中间隔着国仇家恨,但如果还想要继续活下去,那么余生里不再有他的日子大概也会是生不如死了。卫庄当初给出这样的选择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也看到了,他虽然看似给出了一个承诺,但这更像是一个无关儿女私情的承诺,甚至要还给她的国或许也只是他本就想要主宰天下命运的顺带,否则卫庄不在的时候隐蝠不会说出“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了”这样的话,天下人也都只知道赤练是流沙杀手集团里很得力的一个杀人最多的杀手,若不是张良的刻意提起,几乎无人知道她曾是韩国的公主了。当然还有白凤是肯定知道的,但是他从来不会说,只是一路默默地见证着她是怎样地从红莲公主变成杀手赤练的。其中的悲苦辛酸,他想必一清二楚,否则也不会说出“你在流泪,想到伤心往事了”这样的话来,其实他是一直有关注着她的,甚至是关心她,只是这种关心总是掩盖在了那些带刺的言行背后。而赤练的心思又是全部的倾注在了卫庄的身上,白凤的那些言行落在她的眼里只怕就是觉得此人很是莫名其妙,因此心理虽断定他其实不是一个对自己有坏心的人,但也是一个需要敬而远之的人。所以卫庄失踪之后,她要依仗他时,她需要对他用点手段,但又只是用了点无伤大雅的欺骗伎俩,并不真的对他使坏。而白凤在明知她是骗自己的时候也还佯装不知,依然让她以为自己还受她控制地去做着她希望的事。这大概也是他们长久的相处模式了,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却又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从现有的剧情推断,卫庄离开后,红莲等了他四年,四年后卫庄回来时,红莲还是公主,而韩国即便按第一部中卫庄说的也已经灭亡了至少三年了,所以赤练与卫庄至少认识了七年以上,两人相处了至少三年以上。白凤与赤练初遇时,卫庄还未离开,姬无夜还未死,红莲也还未嫁,所以从二人相遇到姬无夜与红莲公主新婚时被刺杀,中间隔了至少有四年的时间,这四年也正等于卫庄离开的四年,加上韩亡后的三年,因此两人相处了至少有七年。这样恩怨纠葛的三人(或者白凤一直只是个旁观者,因为红莲的眼里心里始终只有卫庄),白凤在长年累月地关注着这样一份无望的痴情时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也陷进去了,变成了参与者,以至失了心理平衡,最后情绪失了控,就有了秦四20集里的那场打斗。可是情绪发泄之后,他还是又照样地去做她期望他做的事了,譬如寻找卫庄大人。秦四22集里当她面临生死关头,他也依然会现身相救。关于红莲和姬无夜的那场婚事,因为只有赤练的短暂回忆,所以我们无从知晓为什么在那个重大事件里,却不曾有任何他的影子,按说他是不可能缺席这样重大的事件的。或许因为这只是赤练的回忆,红莲的视线里是总是只会注意到卫庄的存在的,而且除了从胜七剑下救人,白凤也似乎一直只是居高临下的站在视线能及的赤练的身后的。

写着写着,似乎发现原来赤练其实一直有着一份默默的守护与关怀的,只是她一直陷在自己最初的执念里,始终没有注意到,但是经过秦四22集里的生死救护,想必她也会有所感了。至于以后会不会转变心态,来接受这样一份来自白凤的守护与关怀,就要看剧情发展了。

从目前秦时的剧情来看,赤练将会有三个可选对象:卫庄,张良,白凤。其实她一直选的是卫庄,而选择卫庄这样的男人,虽然不会有来自于其他女人会分散他的情感的困扰,可要面临的是她永远也不会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事的落漠,选择了这样的男人,就注定只能在他身后远望,只能跟随他的步伐,把自己放在他的附属地位。所以不能说跟着这样的男人就一定不会幸福,只是要看这是不是她想要的幸福,这是赤练想要的幸福吗?显然不是的,在最初选择跟随的时候,她说的也是总有一天要把他带走,她是不喜欢这样的乱世风云、江山更迭的,或许她更想要的只是与相爱之人吟风观月,海阔天空任遨游。但是卫庄的人生注定是要壮怀激烈的,所以他永远给不了她这样的生活回应。

张良我们知道了,他是历史的赢家,他为刘邦夺得江山,自己也后继有人并得善终,所以在秦时里他不会是个悲剧人物,而他本人不只擅谋多智,待人接物也是谦逊仁厚,几乎就是个完美男人了,因此可以猜想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只要是能得他许诺一生的女人,几乎注定就会此生无忧的了。只是世事是否会真的如此完美,就只能凭各自想像了。(历史上张良有过刺秦复韩的举动,他的家族虽曾是韩国重臣,但也毕竟只是一介臣子而已,所以这其中的行为必定是有着某种的私人情愫的,只是不知究竟是哪一种的了。)若是在太平盛世里,张良必定会是赤练情感归宿的首要人选,看看《天行九歌》里,他们相处也是两小无猜的。但赤练最后会不会与张良有完美的结局,从目前的剧情来看,张良应该还完全不在她的候选范围之内,至于未来剧情会如何发展,则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

最后我们来说说白凤,白凤是目前为止三人里唯一对赤练明确的表露有嫌弃厌恶情绪的人,但从目前的剧情看来,却觉得他恰恰才会是赤练理想生活最合适的人选,而且他也算是对她最情深意重的一个,想来是爱恨交加才会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言行了。虽然赤练最后也不一定会选他,但如果她能转变对卫庄的痴恋,那么以她伤痕疲惫的心灵,想要在余生里寻一个相依相伴的人的话,首选之人必然是白凤。经过前面的时间分析,我们知道白凤与赤练的相处时间不短,而且全程见证了赤练对于卫庄的那份情痴不悔,所以与白凤相处,无需担心需要向他解释或隐瞒前情往事的那些困扰,当然这个条件其实张良也俱备,但是在韩国灭亡之后(或许在之前)张良已经选择了离开,所以在赤练(或者说红莲)最煎熬的那段时日里,陪她度过的是白凤,白凤不只陪她度过了国破家亡的晦暗日子,更陪她度过了少女心思煎熬的痴恋卫庄期,所以这点是卫庄也比不上的。而更重要的是,白凤在见证了她那么多的苦楚煎熬之后,化在自己内心的是对她的想要守护和关怀。所以白凤和赤练的距离,差的仅仅是赤练的一个转身回头,他们的情感便可水到渠成。且白凤即无天下权势牵心,也无世俗纠葛萦怀,他所在意的,也只是那一片碧海蓝天,所以他们若是能最终走到一起,那么世间会多的将是一对一点也不亚于高渐离和雪女的神仙眷侣。他们可以偶尔吵吵架,斗斗气,最后握手言和笑看人世风云。(如果秦时真能给出这样的结局,那对于作为观众的我来说将会一种莫大的欣慰)。所以他们的结局圆满倒也有几分可期,当然前提必须是剧情到最后两人还能安然无恙,如果人都死了,那也无所谓结局圆满了。

(后补:从《天行九歌》后面披露的剧情看,已经可以肯定在卫庄的心中赤练是非常重要的,他是爱她的,至少某一时刻、某一瞬间也曾深深地爱过,而被卫庄这样的人爱过的人,也几乎再不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了。所以赤练的这一生除了与卫庄痴恋纠缠,也再没有了别的可能。)